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一世欢颜一世劫 > 第三十三章 偶遇南宫玄

第三十三章 偶遇南宫玄

作品:一世欢颜一世劫 作者:闵红烛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2393 更新时间:2019-09-10 23:03

“大当家,”几个兄弟走过来,“二当家。”

“嗯。”阿柱点点头,一脸的严肃。

“你们再叫些兄弟来,”许胜指着身后的马车,“好将车上的兄弟都搬下来,一起烧了。”

“颜姐姐,颜姐姐,”一道对红颜来讲极为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看这边,快看这边。”

这山寨,真穷!太穷了,这些人是怎的在这儿存活下去的?

正背手而立,打量着这座破旧山寨的红颜身躯一震,慢慢的,僵硬的转过头,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南宫依一身粉衣,笑的灿烂,正拿着毽子朝红颜招手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红颜立马转移了视线,装作没看到南宫依的样子。

“你们谁将咱们恩人的妹妹抓起来了?”许胜指着南宫依,道,“快快快,还不放了这小姑娘。”

“颜姐姐,”脚上铁链一解开,南宫依扔了手里的毽子,跑过来就往红颜身上扑,“颜姐姐。”

“姑娘,那你先与你妹妹聊着,我去拿着东西,去去就来。”说罢,许胜于二当家嘱咐了几句,便离开了。

红颜默默让开了。

南宫依扑了个空,拽着红颜的衣角,一脸委屈,“颜姐姐,你是不是讨厌我了?自从那日你受了伤后便再也不理我了。”

废话!

害得本姑娘差点毁了脸,不讨厌你讨厌谁?

红颜咬着嘴唇,正准备说‘是’,但一看南宫依那相当委屈的表情,实在有些狠不下心来。

“颜姐姐,你不要讨厌我好不好?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颜姐姐,我是真心想跟颜姐姐做好朋友的。”

红颜不语。

此时的南宫依已是快要哭出来了,不停的拉扯着红颜的手。

“南、宫、依!”一声怒吼声传来。

回头一看,依旧是一袭青衫的李长风跟在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人身边,正怒瞪着南宫依。

南宫依下意识的抱住红颜的手臂,多。

正在帮忙抱柴火去后院空地的心莲见了那书生,眼一红,手一松,怀里的柴火全部落在地上。

此人不是旁人,而是与心莲刚刚成婚不足半月的夫君,李烁。

“娘子,”李烁快步上前,一把将心莲抱在怀里,柔声对她说道,“我回来了,我回来了。”

“夫君,我好想你。”

“红颜姑娘?”见着红颜也在此,李长风眼神放柔了些,“你怎的也在此地?”

“下山历练啊?”红颜无奈的摊摊手,随后拂开南宫依的手,来到李长风面前。

食指挑起他的下巴,微微一笑,于他耳边问道,“许久不见,可是想念本姑娘了?”

“红颜姑娘,”李长风脸一红,僵着身子,“你莫要戏弄我了。”

“那你说啊,你可是想念本姑娘了?”

“这……这这这……”李长风支支吾吾的,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红颜。

就这般,二人一直僵持着。

终是拗不过红颜,也不好拂她面子,李长风只得硬着头皮,点点头。

不等许胜与她送钱来,红颜颇为欢心,拍拍李长风的肩膀,便离去了。

李长风本就是来寻南宫依的。

此时南宫依已是被他寻到,也便觉得待在此处无意,便与李烁告了别,拽着南宫依就走。

“人呢?”等到许胜拿着些银两前来时,早不见了红颜的身影,便问跟女婿一起抱柴火的心莲,“刚才那位红衣姑娘呢?”

“那位姑娘早走了啊,”心莲擦擦额头上的汗珠,有些好奇的问,“怎么,爹爹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?寨里刚死了这么多弟兄,你便想着续弦?”

李胜的眼睛红红的,眼球上还布满了血丝,不用想便知他刚才定是大哭了一场。

“呸呸呸,”许胜紧握着手里的那袋银两,解释道,“今日若是没碰到那位姑娘,爹爹跟你二叔就回不来了。本是答应了她,只要救了我们,定有谢礼的……”

“爹,那位姑娘许是见咱们现在生活难过,所以才先行离去的。”李烁安慰般,与岳父许胜道,“既然如此,这份人情咱们先记着吧,日后有机会再还。”

“唉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“大哥,”二当家跑来,摸了把眼泪,眼睛通红,“柴火已经够了,可以……可以送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最后一层了。”

“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只留下世间回忆,倒也挺好,”许胜背着手,走向后院,“烈火过后,风一吹,便自由了。”

一路下山,在茂密的丛林中,如无头苍蝇般一番乱跑乱撞,终是走出了丛林。

往前走了白余步,一座酒楼屹立在面前。

这酒楼,有些突兀。

这丛林外边儿,前后左右皆不见人家,独独一座四五层的大酒楼立在那儿,怎么想便觉得怎么怪。

“怕什么,还能吃了本姑娘不成?”红颜拍拍胸脯,大步走进酒楼。

“客官里边儿请。”刚一进酒楼,小二便热情的迎了上来。

这小二与红颜先前所遇的小二大大不同。

在别的酒楼中,小二都是瘦瘦高高的,一张脸白白净净。

而这酒楼的小二,不光是身材魁梧,还满脸横肉;更甚至,听他气息,红颜便可判定,这小二会武功,而且武功不弱。

再看这楼中食客,不乏眼透精光,穿着华丽的商人,更不乏会武之人。

更更更甚至,红颜居然还见着了一年前,她不经师父允许偷偷下山那次沿途看到的皇榜,上面画着的一些强盗、犯人的肖像。

红颜一进门,便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这酒楼怕是真有问题吧。

红颜定了间房,让小二将饭菜送于房中,便上了三楼,回房了。

夜里,因得四周只此一家酒店,十分的安静,静得甚至有些可怕,令人感到恐慌。

“嘭。”

听这声音好似得桌子椅子什么的被砸了,所发出的声音。

已是上了床,准备歇息的红颜安耐不住自己那颗想看热闹的心,爬起来。

一手拿剑,一手抓起正蹲在桌上的一块手帕上面睡觉的金咕咕,开了房门,往外跑。

“嘭。”又是一声,但是比上一声要清脆许多,好似得花瓶之类的东西被砸了所发出的声音。

‘吱呀’一声,红颜对面的房门开了,也便是砸东西的声音传出的那间房间。

一道人影快速的朝红颜过来,拽着她的手,进了屋内。

“唔,”那人闷哼一声,靠在门上,身躯慢慢的向下滑,最终坐在地上。

接着屋内的灯火,可以清楚的看出该人的面貌。

当见着那人真正的面容时,红颜吃了已经,失声问了一句,“南宫玄,怎的是你?”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