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我成了一条锦鲤 > 第0338章 舞蹈,十五年,病和电影

第0338章 舞蹈,十五年,病和电影

作品:我成了一条锦鲤 作者:丹尼尔秦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5861 更新时间:2019-08-13 21:00

“你是因为这个角色把本子留下来的?”

“嗯,”杨如意不知道在跟谁哒哒哒地聊事情,一边回答季铭:“对,角色比较特殊,不知道你是不是会感兴趣。”

杨如意,或者说团队对剧本的筛选,其实是相对比较疏松的——但即便如此,也能把九成以上的剧本给排除掉。季铭成名之后,拿到的本子太多了,而且应该比那几位顶流还要多,究其原因,可能是季铭选片的条件比较不限定——类似如《遇仙降》的前身《阿浪的远方》,这样的本子是很难被送到那些顶流面前的,更遑论说被操作成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的入微电影。

这太梦幻了。

事实上在国内的小成本文艺片市场,《遇仙降》已经成为一个典型——新人嫩手写出一个本子,被顶尖明星看上,然后召集圈内好手,从编剧到导演,一概齐全,重构剧本,将其提升为一个水准极高,难得一出的高级本子,接着操作成一个有巨大价值的实地项目,多美好啊。

哪怕最早的原创编剧阿虹,只能在编剧群里有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,但这不影响她已经超越剧本码农的定位,成为一个真正的编剧了。

这也是另一个娱乐圈的成功故事——只是小一点,没那么璀璨。

但绝大部分送过来的本子,依然“不堪入目”,可能是海外奖项的催动,很多本子莫名的让你都说不出话来,喜田的编辑跟原作聊得时候,对方自己也说不清楚,但有一个核心表达,你瞅某某某的某某戏,不也是看不明白么?这是后现代的,这是什么什么的,你们就让季铭来拍,搞不好就是一个影帝,欧洲三大不在话下,奥斯卡外语片也不是不可能。

鬼扯。

往往这边就呵呵两声,说稍后会给他回应——“对不起,经过慎重评估……感谢您的投稿,希望下回能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对于很多看不懂的,却又广受好评的电影,不能说绝对,但绝大部分这一类片子的背后,都有一整套属于导演、主创的,或是美学,或是社会学,或是哲学上的理念,必然有一种引发思考的自洽逻辑在电影里发挥作用,它可能是传统链条式的,也有可能是先锋的区块链似的,可能是连续的,也可能是离散的——但它一定有。

而季铭眼下的这个本子,《跳舞吧!大象》,就缺乏这个东西。

季铭可以看出来它有一些企图,比如也有涉及到性别的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的思考,但是整个本子的叙事实现和理念表达是不相称的,一方面它设定了很多有意思的人物,这也是为什么杨如意会留下这个剧本给他看,给季铭的角色,一个舞蹈教练,中年,女性化,同志,自小想跳芭蕾舞而承受着家庭社会的巨大压力。被女主角感动之后,决意全力投入为她们重新点燃生命的意义。

黎春夏,这是女主角,一个因为车祸睡了十五年的人,醒来的时候心智留在了十五年前,本想结束生命的她,被一张舞蹈传单引发了梦想的力量,于是就像江湖大佬发出集结令,把三位在生活里载浮载沉,境遇不同的儿时玩伴召集回来,去参加舞蹈比赛,找回生命的力量,生活的真谛。

单单从这些梗概里头,还是会让人有些兴趣的。

但整个剧本看下来,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的故事——不仅撑不起这份兴趣,甚至让人心生厌恶,低劣的叙事让人感觉被欺骗了,一切的设定和理念展示,仿佛都成为了一个俗不可耐的假励志故事的遮羞布。

“杨姐你记得最早我说《阿浪的远方》为什么好么?”

杨如意想了想:“气质?”

“对,这个本子就是反面案例,”季铭放下剧本,点了点:“再多的遮掩,都盖不住它的庸俗。”

“啊?”

杨如意有点意外,这个本子应该是个不错的项目了。从完成剧本到确定项目,再从确定项目到制成电影,再到登上院线、视频网站,每一步都是生死观,数字以几何级数降低,我们能看到的大部分经过正常筛选而登陆院线的电影,都是厮杀的胜利者。

京城文化把本子给杨如意的时候,说过上面还是比较看好这个喜剧的,这就意味着它有极大概率可以闯过层层关卡了。

“那就回了?”

“好,”季铭没有犹豫,有那个功夫,他不如去演话剧,他对于一些新派话剧的兴趣其实挺浓郁的,比如台词课上杨老师给的那个百老汇本子《噩梦》,季铭就有点技痒的意思,这是烂本子没法给他的冲动。

“那我去聊,行。”杨如意把电脑转过来:“大约定下来这么几个设计,稍后菲拉格慕的工作人员会过来给你量体,包括脚——”

“干嘛?我洗脚了,天天都洗,很香的。”

“……”谁跟你聊这个了,杨如意无奈:“我是说定制的鞋履,应该没法在戛纳之前完成,衣服赶一赶可以,但是鞋子他们定制程序比较完善,需要的时间也更多,所以那之前他们会从米兰送一些成鞋到戛纳,到时候就一起再搭配。”

“是不是这些厂家,都希望把任何公开活动变成时装周?”

“应该说他们希望把任何东西都变成钱。”

真理啊。

季铭顿时对杨如意刮目相看了:“你最近思想觉悟提高的有点快啊,看来是受到我的熏陶了。”

“不是洗了脚么,还熏呢?”

“……”

季铭自己过目了几个设计,提了几个点,回头再跟对方交涉——这就凸显出他需要一个有时尚品味的造型师了,经纪人,乃至化妆师客串的时代,已经不合时宜。

“得努力找人了。”

“可以问问Vogue和芭莎那边,看看有没有适合推荐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季铭继续写论文,等到菲家的工作人员带着好大一个工具箱过来,才起身换地方,收拾稿纸的时候,他正好看见几行人物设定“……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黎春夏沉睡了十五年……”

他顿了顿,把它也收起来,扔进了废剧本的柜子里头。

……

量体裁衣这个事儿,季铭还真没有经历过,可能是他的身材比较“均码”,或者说太标准了,当初几个同学想要说去定制一套正装,以备后用,但是季铭去了之后,裁缝师傅看到他的时候,眯了眯眼睛,多看了几分钟,就拿了几套不同风格的成衣过来,说让他先试试,结果试出来就有效果了。

比定制差不了多少一点,都可以忽略了。

考虑到定制的价格要贵出一倍还多,季铭自然从善如流,就选了一套,然后要求了一点风格、面料、颜色花纹之类的,算是定下来——让多花了钱的谭子阳他们,愤愤不已。

“噢~”

菲家还是很重视,来的是一个意大利女人,本土调来的。

看到季铭的身材,对方要是中国人,看着都要吹口哨了——季铭觉得有点不适应,他就剩一个大裤衩了,也不知道对方为啥弄个女的过来。

“没想到你们国家的大明星,也这么保守,”贝丽卡一边熟练地量着各项数据,一边跟季铭开玩笑:“你是不是在想,为什么是一个女设计师来帮你做这个?”

“嗯哼?”

贝丽卡拿着软尺,把数据告诉助手,然后看着季铭,调皮地笑了一笑:“因为我们公司的男设计师们,对你来说更危险。尤其是看到你的身材,哇哦,之后。而我,两个孩子的母亲,哪怕有贼心也没贼胆。”

季铭听意大利语其实能听个大概,外语学习似乎是各种许愿、还愿任务里头的添头,他唱很多意大利歌剧和曲子来学习声乐时候,伴随着也会快速掌握意大利语,虽然不至于是专业水准,但一般的交流已经问题不大。

但“有贼心没贼胆”这个信达雅的翻译,还是让他对翻译小哥很是钦佩。

牛哔。

贝丽卡显然很擅长让客户放松下来,季铭现在就舒适了很多。要知道她的客人更多的并不是明星或者演员,而是富豪,乃至整个精英阶层,其中不适应被人量体的,并不在少数。

如果不能让人舒服,人家怎么会再来呢?奢侈品做的其实是回头客生意,有时候一个客人做成了,也许就是终生的生意。

如果说量体还是比较传统,一根皮尺这里那里,只是相对繁琐一点,数据更多一点。

那么鞋的定制就更加精细,贝丽卡从工具箱里拿出了白纸和一种稍微厚一点的板子,先让季铭穿上薄袜,踩在白纸上,必须以完整受力的状态来测量,得把劲儿用在那只脚上,最先是绕着脚边缘画出来,这个还是有点技巧的,因为脚跟纸面是没法完全贴合的,那么画的时候里一点外一点,就需要经验了。

画完之后,就量前脚掌的宽度,量后脚跟的宽度和围度,量足弓和足背之间的高度,以及整个周长……幸好洗了脚,不然这么让人蹲着闻半天,多不好意思。

量完之后,贝丽卡让季铭在稍厚一点的板子上用力踩,一个足印就形成了。

“这是我们近年才使用的新材料,足迹配合刚才的数据,可以让制作人员更清晰地知道你的足部状况,从而为你定制更合脚的鞋子。”贝丽卡将两块薄板,连带刚才的白纸一起妥善收好,放回工具箱:“好了,接下来你就可以等着最适合的鞋子了。噢,你先穿上衣服吧,我觉得我高估了自己的定力,青春的,强健的,真美好。”

“我以为意大利女人,都有超高的定力。”季铭一边穿衣服,一边跟她开玩笑。

意大利男人,似乎跟他们的手工制造一样,享誉世界。

贝丽卡笑的很爽朗,简直是个意大利大妞了:“你以为意大利的男人都是苏尔法罗么?那不过是电影里演的。难道你觉得我跟莫妮卡·贝鲁奇也是一样的?”

苏尔法罗是《西西里美丽传说》的男主角,女主角就是意大利国宝美女莫妮卡·贝鲁奇了。

“说的有道理。”

量完之后,菲家的工作人员跟杨如意她们面谈了一会儿,除了衣服鞋子的事情,当然还有行程——对方会在戛纳开幕前,将衣服鞋子送到戛纳,从米兰到戛纳,当然比从中国转一圈更方便,时间上也比较合适。

此外,菲家也有一些时尚建议,比如是否佩戴手表,以及手表的选择……

表面上只是去戛纳走几次红毯,但幕后的工作量之大,是一般人想不到的,尤其是媒体和赞助商这两块,都是人力密集型工作,林冉唐凡,连着喜田相关部门的人员,再加上外头联系的专业人员一块,十几个人的团队,还有如时尚部门戴总监,公关宣传部门的卢总监,甚至周西宴自己,都是外围后备军,全都铆足了力气,围着这件事出力。

一个明星就是一个上市公司,这说法是挺有道理的。

尤为不适应这个节奏的季铭,更是精疲力尽。

……

“哎怎么了?我还以为你顺风得意马蹄急呢现在,戛纳哎。”宋怡递给季铭一瓶水,看着他闭眼养神,有点意外。

看,连圈内人都这么看,遑论外头,你要敢说一句太累,都得让人骂死。

“最近的工作有点新鲜,要适应。”

宋怡一愣,然后就开始乐,乐的要死。

“我知道了,你是还没有适应顶级明星的工作状态,”宋怡忍住笑:“按照我的想象啊,没办法,我只能想象一下。对于顶级明星,演戏这种事情,在你的工作占比中,估计顶多就是一小半,对吧?更多的得是时尚代言,商业活动,名流交际等等了。你之前都躲在剧院里头,躲在片场,这会儿戛纳,还有那个代言一起来了之后,才算是回到原本应该有的工作状态,是不是就有点难受了?”

季铭想了想,睁开眼睛:“还真是。”

“顶级明星也不好当,你啊,从今以后,责任变大,自由变少。”

“……以为我没刷过康熙么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今天是季铭去戛纳之前,最后一次到人艺排练,虽然心理压力挺大,但登台之后,季铭表现的还是很好,一个成熟的演员,一定是能够做好自我和角色的分割,登台了就是角色最大。

“哎呀,好神奇,过两天我们面前这个,就要去戛纳走红毯了,穿的特别光鲜亮丽,然后到处都是闪光灯,来往都是大明星,全世界的娱乐媒体都盯着……结果刚才我还看到他换鞋的抠了脚。”蓝盈盈挺活泼的还。

季铭也是翻白眼:“抠了之后,我还闻了手,没看见么?”

“噫~”

“小心真菌感染。”汪雷也凑过来加一句,并且为自己赶上年轻人的潮流,说了个梗感到分外开心。

显然,这不是个新鲜梗了。

从季铭他们颇为应付的大笑中,汪雷感到了一丝尴尬,并为之羞恼,然后打了季铭一掌,真疼。

“干嘛,干嘛,都配合您了,还打人。”

小岳岳口吻。

连工作人员都笑跌了。

“你瞅瞅,这才是幽默。”季铭教汪雷。

汪雷撇了撇嘴:“笑的都是小姑娘,还不是因为你的脸。”

“本来就是啊,不然呢,你以为幽默跟脸没有关系么?黄勃老师那是少数派,您出去看看,都是帅哥们说着一点儿也不好笑的笑话,然后旁边女孩子就嘻嘻嘻嘻的,旁边一个有趣的灵魂,说的天花乱坠也没人搭理。人心不古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顶着这张脸,是不是有点儿没立场说“人心不古”啊。

“回头见了。”

“给带点特产回来。”

“曹老师要是不在意,我给你介绍个意大利男人?别的就算了,太贵。”

“……抠把你就。”

季铭从人艺离开,看见了一些疑似人类的生物,好像在蹲守——即将出发戛纳的季铭,很有新闻价值,这会儿发一篇稿子“即将出发戛纳的季铭,日前仍然出现在人艺剧院排练新话剧”,也不得罪人,还能有大波流量,多好。

但是他们拍不到,因为季铭今天换了一辆车过来——不得不说,杨如意也是经验越来越丰富了,这几天从公司调了车换着来,避免被抓到行程炒作一番。

热度已经够了,现在就避免过度。

“嗯?”

“怎么了?”林冉抱着电脑,连着手机热点,正在风速办公。

“没事,你忙。”季铭看到了《雷雨》青春版的微信群里头,朱曼说的一个事儿,有点惊:“白姐生病了?”

白枫,当年初晴过年回来,在红点剧场外面等季铭,最后就是坐了她的车回校的。

群里安静了一下,然后突然活跃。

“季铭你出来了?白姐之前单位体检,查出来一个瘤子,但是是良性的,也不是很大的,医生说切了没什么问题的。”朱曼给他解释。

“白姐自己有点担心,所以在犹豫呢。”卢涛也补充。

“不过最后估计还是要做,我看院长都找她了。”赵晗也有消息。

这国家单位,真是没一点秘密。

“噢,回头我问问。”

季铭在车上就打了个电话过去,白姐在家,老公上班而去了,孩子上学去了,她一个人,可能接到季铭电话太意外,又觉得大家关系好,说着都哭了,没想过会得瘤子。也说已经决定做手术了,安排在5月中,是院里出面帮忙找的一个外科名医。

除了安慰,季铭也做不了什么。

“那您就安心做手术,等我回来去看你,没几天就又活蹦乱跳了。”

“你当我是鱼呢。”白枫哭了一场,轻松了一点:“那你好好工作吧,其实我也知道没多大事儿,就是心理闷得慌,后怕,万一是个恶性的,宝宝还那么小。”

“林冉,回头我在戛纳的时候,你找个人帮我准备点水果之类的,去看个病人。”

总要在手术前去看看的。

“好。”林冉调了备忘录出来,加上一条:“那你休息一会儿,调整一下状态,后面早上我们来接你。”

直到此刻,即将前往一座电影殿堂的悸动,才突然的,又顺理成章的,从季铭的灵魂里渐渐荡漾出来——贾法里·帕蒂,是枝裕和,让·吕克·戈达尔、李沧东……一座座极其丰富的电影宝藏。

呼~

为了好的,忍受不好的,不就是人生么?

突然哲学。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