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燕歌行之凌波词 > 第三十五章 带三尺剑 立不世之功

第三十五章 带三尺剑 立不世之功

作品:燕歌行之凌波词 作者:罱暮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2363 更新时间:2019-08-13 21:00

转眼年尽,春风又染绿江南,淮水传来好消息,王埠竟然合拢成功了!

萧越喜不自胜,着一日十二驿快马书通王埠,要他好生加固,淮水三州人力物力由他调遣,务必赶四月前完工。

王埠回书三月中旬便能加固完,请圣上放心。

萧越看了回书,更是痛快。

王埠果然在三月中旬加固完,萧越立刻宣陈策谢宥一进京述职。谢宥一道南方军政稳定,已做好万全准备。陈策道北方元也新调了嫡系元昌驻守云州,怕是有大动作。

萧越想了想,道谢宥一接替李真驻守定州,挂职北方军副司令,陈策调任永州,接替之前下马的永州军政吴叔达。

一听说调任永州,陈策乐开了花。定州是个火药桶,迟早要爆炸,哪里如永州安逸?就势拿下江夏王不过早晚,这军功简直是天上掉馅饼。

这几日灵雀宫御医进进出出,容贵嫔摸不准出了什么事,着半夏去打听,半夏回来报连灵雀宫门都没进去。问夏渊,夏渊道郡主病重,其他一概不知。

几日已没见皇帝,后宫人心惶惶。

太清十六年三月十七日黄昏,云板连扣四下,响彻昭宫,容贵嫔正同吴淑媛说话,忙惊问,“是四下?”

吴淑媛也惊诧,点头道,“不错。”

两人正愕然,半夏惊慌报信,道敏行郡主刚升仙了。容贵嫔登时心如刀绞,泪如雨下,吴淑媛忙扶住她,急急急地问半夏,“何种症候?”

半夏茫然的摇头,“一概不知。”

礼部匆匆请了钦天监阴阳司择日,择准停灵七日,三日后开丧送讣闻,又是众僧人拜大悲忏超度亡魂,又是道士打解冤洗业醮,又是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。灵雀宫亮如白昼,哭声摇天撼岳。

敏行郡主沉疴不治,享年十七岁。以公主礼下葬宁陵,举国大丧,送灵四十九日。

三月十九日,南昭快马书通北朝,因公主升仙,姻亲再议。

送丧路上设席张筵,和音奏乐,俱是各家搭棚路祭,从亲王到国公重臣依次下去五六里,陆修毅等人领了白茫茫队伍南去。

昭宁灵璧同乘了马车,昭宁一路流泪,灵璧垂首默默不言。

“采茵,你去前面,将凝珠给我叫了来。”

采茵不敢多问,匆匆下车将凝珠叫了来。

凝珠一身素服,眼睛哭的通红。

“一会再哭。我且问你,郡主如何就突然升仙了?”

凝珠眼泪不止,“郡主去年八月来一直郁郁,药就没停过,葵水总是断断续续来,一月倒能来两三次,怎么治也不见好。前几日身上更是不好,那日陛下来,两人又起了口角,郡主摔了药碗,陛下赶了奴婢们出去,到黄昏时候便看见王太医匆匆出去,说郡主升仙了,郡主去的那几日连饭都没进几口,奴婢应该劝着郡主多进些饭……”说完哭的更是伤心,灵璧让她回去,自己沉默了会,眼眶也红了。

灵璧想起那年那地,她对敏行说,你是最好的。我会永远永远永远陪你玩啊。

敏行问她,永远有多远。

那时候她太小,不知道永远有多远。

她信誓旦旦的说,用一辈子陪她。

可是走到半路,她丢下了她。

我的姐姐呀。

送灵到荐宁寺,众人回宫,灵璧请陆修毅过来,道自己要一同去宁陵。

陆修毅有些惊讶。

灵璧也看出了陆修毅疑问,缓缓说道,“敏行自襁褓就养在宫里,我们感情是很好的。”回忆起往昔,眼里有了脉脉温情,“我从未觉得她分了父君疼爱。觉得她实在可怜,甚至想父君多多疼她那是理所当然。想必你也知道八月十五事。我确实震怒。我不能容她,是她会危及后宫,危及我大昭江山。”

“敏行公主性情温婉,不会像前朝后妃一样不择手段,况且她也无意于此。”陆修毅道。

“她无心机,不适合在宫里生存。”

此时一轮落日缓缓沉下,云霞绚烂,燃烧了半个天空,陆修毅开口道,“二十多岁时候,我孤兵深入,想抓北朝左贤王做人质。后来失手,身后有北朝大部队追击,我们奋死回赶,八天没日没夜的逃,终于逃到了边境线,一百兄弟只剩六个。我回头看身后北朝国土,正是黄昏时分,一轮红日如血,大漠昏黄,孤烟直上,从此后再没见过那么壮烈的落日。那一刻觉得活着真好。”

“那些死了的兄弟,我曾踹过他们扰民,曾抽过他们擅自行动,曾气过他们拖沓。等回过头看大漠千里,再没有他们踪迹,才后悔当时对他们太苛刻。”

“殿下,无论生死,放下罢。”

灵璧看着云霞流动的天空,轻声道,“嗯。”又道,“战场凶险,不如在京城安稳。”

“我喜欢待在部队。纵马驰骋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这朝中来往应酬我很不喜欢。只是父母年迈,不忍他们再担心,好在近些年太平,不需要我戍守边关。”

“只怕烽烟又起。”

“北朝向来虎视眈眈。”

“陆大人理想是什么?”灵璧忽然问。

陆修毅豪气顿生,道,“带三尺剑,立不世之功。”

要做就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,要干就干一桩定国安邦的大事。幽云十四州自前朝落在北燕手里,多少司令将军想收复。

陆修毅薄唇紧抿,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,“将来若要上战场,不收云州誓不还!”

灵璧看他英姿勃发,笑道,“陆大人这样,很容易让人心动。”

陆修毅一怔,“殿下又玩笑。”

灵璧笑了笑,揭过不提。

“陆大人还未婚娶,家中父母定也忧虑罢,不知何故。”

“早些年倒想成家,只是那几年动荡,边关不太平,一耽误就耽误了几年。后来习惯了一个人,年岁越大倒也越不急了。况且儿女之事,急不来。”

他其实想说,幸好我未娶,所以终于等到你了啊。

人有了牵挂就有软肋,他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有软肋,所以杀伐决断凌厉,上战场也身先士卒。

幸好还有这条命在。上天不怪罪他从前残酷,真是垂怜。

“陆大人中意什么样的女子?我和京中小姐多数很熟,很愿意做这个媒。”

“谢殿下美意。臣愿意一直等那个喜欢的人来。”

“若她一直不来呢。”

“那就不娶。反正我余生也过了一半,我已知另一半该怎么样过。”

两人正说着,含瑾过来寻灵璧,陆修毅见江夏郡主过来,微微点了点头,拱了个手便离开。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