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都市之绝世战神 > 第五十三章 一一试探

第五十三章 一一试探

作品:都市之绝世战神 作者:洛苍天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2237 更新时间:2019-08-13 19:02

洛瑞见洛宏竟开口维护洛苍天,也不再争辩,只是阴沉的顶着洛苍天。

“今天,难得一家人都聚齐,我就说一件事,拿了那项链的人,早些站出来承认错误,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听到洛梵的话,众人都有些疑惑。

“爸,什么项链?你说清楚一点。”

“是啊,叔父,我们都不知道,那项链长什么样。”

“老太爷,您说的再具体一点?”

看到洛家族人都有些疑惑,洛苍天一步迈出,看着他们说道:“我们洛家最重要的东西,拿了他的人,站出来,我!以念柔起誓,绝对不会伤害他。”

听到这里,洛瑞与络凌对视一眼,二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。

能让洛苍天和洛梵有这么大反应的,只有一个东西,那就是,洛家的镇族之宝!

不过,上次他们已经让洛石试过,似乎,这镇族之宝,只是一条普通的项链而已。

原本他们已经要放弃,可现在,洛苍天的举动,再度让洛瑞二人断定,他们从密室里拿走的项链,就是洛家世代相传的宝物。

……

将此事告诉众人后,得到的结果,和洛苍天预料的差不多,没有一个人站出来。

不过,至少,洛家上下,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如此一来,真正的内贼,定会露出马脚,而他只需要静静等待。

洛瑞父子二人回到房间后,洛瑞当即说道:“凌儿,马上把那项链藏好,务必,不要让任何人找到!”

络凌面色凝重的点点头:“孩儿明白!”

此刻的洛瑞,还不清楚这个所谓的镇族之宝到底有什么用。

只是依稀记得,小时候听洛梵说过,这个宝贝,蕴含着巨大的威力,甚至能让人凭空造出一个不弱于四大家族的势力。

剩下的,洛瑞并没有太当回事。

“我去找你大伯,记住,任何人来,一律不见!”

洛瑞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,要把洛宏与洛崇拉进这趟浑水。

说来也巧,洛瑞来到洛宏住处时,洛崇也在。

二人正在研究今早洛梵说的话,并没有注意到洛瑞已经走进屋里。

“三弟,你说,究竟是什么项链,能让爸这么生气?”

“不知道,自从你继承家主之位后,他就很少动怒了。”

就在二人苦思不得其解之际,洛瑞突然发声:“大哥三弟,还在想父亲的话?”

洛宏一惊,抬头看着洛瑞说道:“二弟?正好,我跟三弟正想去找你呢。”

洛瑞笑眯眯的走到二人身旁坐下,故意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:“其实啊,你们都不用想,我早就知道,老爷子丢了什么。”

“你知道?”洛宏二人皆是一愣。

洛瑞点点头:“你们想想,原来在家里,老爷子最疼念柔和洛苍天,现在洛苍天回来,念柔……也去世了,还有什么值得他挂念的?或者说,是什么,他一直念叨,我们却从没见过的。”

洛宏与洛崇对视一眼,同时说道:“镇族之宝!?”

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意见得到了肯定,洛瑞用力的点点头:“没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,不知道,老爷子这么说,是真是假。”

兄弟三人对视一眼后,洛宏犹豫着说道:“要不要,我们去探探老爷子的口风?”

洛瑞也附和着点点头:“有这个必要,要是老爷子丢的项链果真是镇族之宝,我等最少也要知道,它是如何使用的,或者功能是什么,我们才是真正的洛家人呐!”

洛瑞的最后一句话,说得意味深长。

洛崇有些疑惑:“二哥,我们连那项链都没见过,知道这些有什么用?”

洛瑞的脸色有些古怪,不过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三弟,就算我们不知道,那你能保证,老爷子以后不用?我们怎么说,也是洛家的掌权人,至少,这种基本的东西,要清楚吧?难不成,洛家的将来,真的要……”

“老二说的对,不能装着明白揣着糊涂。”

洛宏显然也同意洛瑞的说法,对于镇族之宝,他也有些心动。

老爷子现在的想法,明显是想把一切都给洛苍天。

洛苍天真是他的儿子也就罢了,可空担着他儿子的名分,却只是一个外来的野种。

这让人怎么可能甘心?

洛瑞露出一副为难之色:“不过,谁去探探口风呢?”

洛宏双眼一转,看着洛崇说道:“老三,平时老爷子对你还不错,要不你去试试?”

洛崇一愣:“啊?好吧……”

见到洛宏二人上钩,洛瑞心底不禁冷笑一声:“等他们打听到了镇族之宝的使用方法,我就可以……”

至于他们打探出来了会不会公布?

那个无所谓,他们手里又没有镇族之宝,总会说出来的。

晚些时候,洛崇按照事先商量好的,来到了洛梵的住处。

“爸?”

洛崇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,作为兄弟三人中最小的,洛崇对洛梵还是有些惧怕的。

毕竟正如洛宏所说的,三兄弟当中,洛梵以前最疼爱的,就是老三洛崇。

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,洛崇不禁有些良心不安。

“谁啊?”

自从那项链丢了,洛梵就一直闷闷不乐,整个人如同风中残烛一般,再也没了往日的精明干练。

洛梵最伤心的,并非丢了项链,而是——

洛家的家贼,竟猖狂至斯。

洛崇推开门探头进去:“是我。”

坐在客厅的洛梵转头瞥了一眼,倒也没觉得异常:“哦,是老三啊,进来吧。”

洛崇悻悻的点了点头,有些束手束脚的走进屋里。

“这么晚了,什么事?”洛梵说话时,还不时看向厅内摆放的灵位,那是洛家的主母,红怡的灵牌。

洛崇笑了笑,这笑容,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:“爸,这不是早上刚听你说完吗,我担心你太难过,特地来看看。”

洛梵心中一宽,欣慰的摇了摇头:“没事,这家里,出这种事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”

“爸,那项链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有那么重要吗?”

洛崇说话时,不动声色的往洛梵身边坐了坐,试图拉进二人之间的距离。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